新的开始

记一次执着

Category: MiscellaneousMood Tag: Blog&Convert&New Created on 2019-10-20 Latest Update on 2020-01-12


前言

曾经看到某个问题的回答下,某条评论说道:百分之八十以上自建博客的更新会停留在描述搭建的过程中。深以为然。除非想把一件事作为将要从事的职业,否则要想长久地进行下去,一定需要一个持久且稳定的原动力,或者说一个稳固的兴趣点。我不否认有很多人搭建博客的目的是为了有一些锻炼,并没有那样强烈的想法去投入到今后漫长的写作中,这些人当然不能被包含在内。但作为一个想把这件事保持下去的一类人,有一个内驱力就显得那么重要。


历史


先驱者

这当然不会是我的第一个博客,否则也不会说是新的开始了。记得在三月份的时候,第一次萌生出了搭建博客的想法,这个想法是那么朴素,完全为了不让我的服务器空转而想到的利用办法。而在现在看来也算是一个很大胆的决定,因为我并不擅长写字,又很讨厌做一些一次性的东西,所以一旦认定要搭建一个博客后,就需要投入一部分的精力去更新它,而尝试过多次但从来没有坚持下来书写日记的我,又能坚持多久来写博客这种比日记更加精细的工程呢?

我的第一个博客是用 wordpress 搭建的,当时真的是什么都不会,一头雾水地查找网上的文章,每每尝试后又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。当时的计划是想着能在我的生日之前做成,真的舍掉了很多课内的学习时间,并最终造成了期末七天复习六门考试的惨剧。好在当时的进度一直比较稳定,大部分的时间花在了学习 docker 、 wordpress ,和网站域名流程之类的杂事上,这大概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完成一个东西,遇到不懂的问题也不知道该怎么做,搜索引擎一直是最好的老师。突然想起来当时在本地测试时出现了一个自动跳转 IP 的现象,百思不得其解,像无头苍蝇一样折腾了一天,偶然看到另一个问题下有人提到缓存的问题,心里一惊,突然有一种把问题钦定的感觉。想想也是好笑,当时解决了问题后感叹了几句,就兴奋地出去打球庆祝去了,孰不知以后这样的情况会是生活的常态。

最后赶在生日前一天晚上基本调试完成,实际上用了两个 docker 就可以快速地搭建出来,看起来成果和花费的时间完全不对等啊,也不知道是不是每个萌新都会拥有一遍这样欣喜又惆怅的回忆。数着秒在零点到来的那一刻敲下回车键,颇有种Mr.Robot 第三季结局中发送邮件的那种庄重感。有人说生活要有仪式感,不知道指的是不是这种情况。

博客一号的成果不可谓不成功,我终于有了一个自由写字的地方,但就像我上面说的,守江山的难度只增不减。作为想要将博客维护下去的人,搭建博客的过程仅仅算是新手任务,屏幕上缓缓出现游戏的开发商图标,真正的任务才刚刚开始。不过,这个搭建博客的经历就是新手任务通过的大礼包,足够来来回回写上几篇文章。回过头来,欣喜地发现自己走过的路也没有那么短。

在写完一篇关于看板娘的文章,也就是最后一篇关于博客搭建流程的文章后,和大多数人一样,成功地陷入了低谷。接下来我应该写些什么呢?其实作为日常多愁善感的我,是不愁没有东西可写的,但是我宁肯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重复我想说的话,最终忘掉,也不愿再将它记录在博客中,由浅显来看这就是懒惰造成的,但事物的运行与原因不会总是停留在显而易见的层面上。


后继者

经历的东西越多,越觉得一切实际上都是安排好的,或者说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我从小就知道我最缺少的就是安全感,这好像是一种天生的直觉,而与后天的经历无关。因为如此,我对属于自己的环境有一种执念。这个环境可以是一栋房子,也可以是一个像博客一样的一间网络小屋(我的第一间网络小屋大概是摩尔庄园的那个家,有时候还会回去看看)。慢慢地我就意识到,使用 wordpress 搭建出来的环境对我而言并没有足够的归属感,这也是我改成目前博客的主要原因。当然,我并不会反智到从头淘沙造CPU,但一种归属感对任何人而言都特别重要。一个地方能够留住一个人,一种是有着直接的利益纠葛,否则就只能是一种归属感来牵引。自建的博客并不是一个职业化的手段,所以对我而言的解决方案便一目了然。

我与 Rust 这门语言还是有一些缘分的,体现在我极度追求新鲜感,而 Rust 恰恰是一门很新又很有趣的语言。不过,想用 Rust 来搭建后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甚至可以说难度大大超出了我当时的水平。前前后后看过几遍 Rust 的官方书籍,思维仍然混沌,隔上几天就会忘得干干净净。当时的想法也很简单,我总要将它学得有一些眉目才能着手工作啊!在github上找到了前辈写的一些实例,觉得好似抱到了佛脚,觉得这事情成了。九月初津津有味开始看源码,十天过去就好似从来没有经历过,还是处在想想能通、无从下手的状态。到了十一,觉得是时候走自己的思路,定一个最后的期限了。

说实在话,人生中不可能给予你足够的空闲时间去专注地做一件事,就像这个世界不是以串行存在的。像十一假期这样完整的空闲时间,又有足够精力去做一件事的机会,这辈子或许只有这一次了。心中定下了一个目标,在假期结束前做出成熟的成品,而至于能有多成熟,我当时又怎么会知道呢?

真理往往从实践中获得,我从十一开始的这几天也感受到了一些道理。如果说面对一个迟早需要完成的东西,自己却迟迟没能准备好,那就着手去做吧。慢慢地就会明白,自己做出的准备不必覆盖整个路程,而只需要覆盖前方的一段路。不真正地了解前方路上有什么,是永远无法完全准备好的。

当然,开始做这件事并没有现在说起来那样风平浪静,那几天不时就会陷入到怀疑人生的怪圈中。我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是否聪明,觉得我目前得到的一切不过是我努力七八分就能得到的,但是这一次是真正的迷茫。如果说人生就是几次惊险的跳跃,那么会不会我只是恰巧幸运地做好了一两次平稳落地呢?大多数的痛苦,往往取决于能力不够而想要的又太多,心气太高便不会坚持,自惭形秽却易甘于平庸,唯有处在一个比较平衡的节点上,才能有所收获。想通了这一点,也算是我能够最终完成它的原因了。

总的来说,最后基本完成的时间要整整晚了一周,但那不过是完美主义的心理在驱使。框架基本搭好后,可以算是完成了目标,但这件事是为自己做的,有了好的想法不忍放弃,但涉及到底层架构又推倒重来,时间就在忙忙碌碌中流走,但这时主要面对与之前已经不同,花费的时间多少也已经不太在乎。


后记

这是一次友好的旅行,短短的十几天好似迷幻,细细回想又能处处生情,难忘的经历大抵如此。愿诺大的互联网上我的这间小屋,能够陪伴我走下去吧。